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政民互动 > 在线访谈 > 正文
背景颜色:        
美丽陕西:护好大地每寸土——对话陕西省水土保持局局长张秦岭
编辑日期:2017-09-04 18:00:12  来源:  [ 关 闭 ]

“美丽陕西”系列访谈之林业篇(3)十八大报告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必须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美丽中国”的陕西实践、秀美河川的美景频现,无疑彰显着一个西部强省艰辛努力、促进水土保持工作永续发展、惠及最广大民众的强大决心。

美丽陕西:护好大地每寸土

——对话陕西省水土保持局局长张秦岭

“美丽中国”,这个令人听之闻之心驰神往、生态远景宜人的新鲜词汇,靓丽地出现在十八大报告中。

2012年,陕西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三强一富一美”中的“生态美”,发出了一个西部强省重视生态文明、促使百姓共享经济发展成果的最强音。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人和社会持续发展的根本基础。水土流失之“痛”,已经困扰陕西多年。在当代陕西,无论是关中八百里秦川、陕北黄土高原、陕南秦巴山地,土壤肥沃,山川秀美,都是经济社会发展、民生改善的第一条件。

2002年6月召开的陕西省第十次党代会上,陕西省委把生态环境建设作为建设西部经济强省的一项重要内容,提出把退耕还林工程与天然林保护、“三北”防护林体系、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小流域综合治理等工程结合起来,按照统筹兼顾和可持续发展的思路,全面部署,重点推进,实现了生态环境建设与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十年间,陕西的绿色版图向北推进了400多公里,陕西大地的主色调已经由“黄”变“绿”。

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在公众视野中出现不多的单位:陕西省水土保持局。在取得了十年水土保持的可喜成果后,如何进一步加强改善陕西的水土保护工作,让陕西秀美河川频现,成果惠及民生?为此,记者专访了陕西省水土保持局局长张秦岭。

1、水土流失现状:形成一厘米可耕种土壤需400年

记者:在百姓眼中,陕西省水土保持局的名字,远不及环保厅、水利厅等响亮,但所承担的任务却繁多而重要,请您为我们介绍水保局的职能和历史。

张秦岭:陕西省水土保持局成立于1956年8月10日,是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陕西省人民委员会工作部门,主要任务是治理陕西黄土高原水土流失,减少输入黄河泥沙,确保黄河下游安澜。

记者:是个历史非常悠久的部门。

张秦岭:2006年,陕西省山川秀美办撤销,省水土保持局由省政府直属事业单位调整为由省水利厅管理的副厅级事业单位,行使管理全省水土保持工作的行政职能。建局50多年来,为治理全省水土流失,改善生态环境,脱贫致富,确保黄河、长江下游安澜作出了重大贡献。

记者:省水保局的工作牵动着整个北方地区的安澜、民众安全和生产生活。那么我省目前的水保工作现状是怎样的?

张秦岭:我省的面积是20.56万平方公里,其中水土流失面积就占12万平方公里,占全省面积的61%,可以说比较严重。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陕西的国土面积占全国面积不到1/50,但水土的流失量是9.2亿吨,占全国的1/5,是全国平均数的10倍。

记者:黄河流域一定是重点流失范围吧。

张秦岭:这里有几组数字:黄河流域每年水土流失量16亿吨,陕西就占了8亿吨,陕西的泥沙量占了整个黄河流域的一半。长江流域陕西省只占7.3万平方公里,为流域面积的4%,但是流失量达到长江流失量的12%,流失量比是面积比的3倍。尤其在陕北剧烈的侵蚀区,府谷、神木这一带,每年每平方公里的流失量达到了3.5万到5万吨,这都是绝无仅有的。这个水土流失区、生态脆弱区,却是我省新型的能源化工开发区,社会经济活动比较频繁的地区。另外,能源开发,必然造成水土流失,这就决定了陕北水土保持的任务比较重,矛盾也很突出。

记者:相比陕北黄土高原地带,关中和陕南的情况是不是要好一些?

张秦岭:关中6万多平方公里,占到了陕西GDP和人口的70%,是陕西的核心地带。而这里的水土流失并没有陕北那样严重,水利专家李仪祉先生在30年代说过:“渭河的问题是泥沙的问题,泥沙问题是水土流失的问题。”渭河主要的水土流失在洛河。而说到陕南,这里是国家“南水北调”工程重要的水源区,汉江陕西流域面积的水量均占到70%,整个丹江口库区流域面积9万多平方公里,陕西就有6.3万平方公里;丹江口的径流量是380亿吨,陕西就占到280亿吨。另外一个人们容易忽略的事实是:陕南的“青山绿水”掩盖了水土流失的表象。从我们监测来看,大于15°、25°以上的坡沟地一遇到降雨,径流系数达到0.9以上。另外,陕南不像陕北,地表土层非常薄,如果几厘米的土层流失掉,就没有办法耕种了。陕南要形成1厘米的土层,最少需要400年。

2、“天一生水”:绿色北移400公里

记者:党的十七大报告强调,要建设生态文明,基本形成节约能源资源和保护环境的产业结构、增长方式、消费模式。十八大报告指出,加大自然生态系统和环境保护力度,实施重大生态修复工程。从我省的实际情况讲,水土保持的重要性何在?

张秦岭:中国文明最早发源于农耕文明,文化、文明的根基载体在农耕,而农耕文明最基本的条件就是水和土。易经里的“天一生水”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改革开放30多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基础设施建设,人民收入的增加,人们的物质层次满足以后,对环境的要求就到了一定的高度。从我们从事的工作来讲,水土保持是生态文明建设、陕西“三强一富一美”的重要组成部分。将“生态美”作为一项衡量社会进步快慢的重要指标,对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有深远的历史意义。水土保持工作做好了,可以保持当地土壤的有效肥力,惠及下游,具有全局性。为了不让水土流失成为中华民族的心腹大患,就必须规范我们的社会经济活动,着力营造生态文明。

记者:重要性不言而喻,省水保局如何有效开展这项工作?

张秦岭:省委、省政府历来高度重视水土流失治理工作。赵正永书记曾多次听取我省水土保持工作汇报,要求全力做好水土保持工作。进入“十二五”,陕西水保投资近30亿元,超过前10年水保各类投资总和还要多。两年累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1.3万多平方公里,综合治理小流域400条。同时,多年累计建设淤地坝达4万座列全国第一,第一个在全国建立水土保持生态补偿机制,坚持人工治理与生态修复相结合,初步探索出一条以小流域为单元,山水田林路综合治理的新路子,使全省绿色面积向北延伸了400公里。基本形成了“治理一方水土、改善一方生态、发展一方产业、造福一方百姓”的局面,实现了生态环境由“整体恶化、局部好转”向“总体好转、局部良性循环”的根本转变。可以这样说,一个水土保持生态建设的黄金时期已悄然而至。

记者:我想,三秦百姓都很关注陕北、关中、陕南如何具体实施这一工作和相应的项目。

张秦岭:目前我们开展的项目主要有陕北的淤地坝、陕南坡耕地综合治理、国家重点水土保持项目,丹江口库区水源的综合治理项目,项目覆盖全省所有的县,治理水土流失面积大概是6500平方公里,包括治理区、限制开发区、封禁区。水土流失主要是以小流域形成的,有上下游、左右岸、沟、坡等流域因素,所以治理以封闭的小流域区为单元。

举个标志性的例子:陕北的神木、府谷等十个县,已经开展了粗沙就地拦截的试点。每年我们可以新建800座淤地坝,将大于0.05毫米的粗沙项目就近拦截,让它们不会再流到黄河中游去。打坝以后,对当地人是一个好事,陕北的坝地,被水冲刷下来的泥沙比较肥沃,加之雨水聚集,在淤地坝上种地,产量也非常好。

记者:水保科技进步和法律监管一定也是重点。

张秦岭:“陕西省能源开发水土保持补偿机制研究”课题获2011年国家最高水利奖项——“大禹水利科学技术奖”,我们在陕南“南水北调”水源区开展补偿研究、煤气补偿费研究,“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区水土保持生态补偿研究”获得了陕西省科学技术二等奖,陕西水保科技创新和转化推动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在陕南进行皮袋代岩研究,即:使用低成本的袋子,装上沙石,代替岩石修淤地坝,这种淤地坝至少能保持200年的有效性能,也大幅减小了工期,增加了群众的可耕种土地面积。

另外,我们还积极支持“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园”的建设。2012年,全省编制下发了第一批示范园区建设任务计划,目前已有7个示范园通过省级命名,其中3个上报水利部申请国家级命名,完成了水土保持示范园创建从无到有的历史性突破。

在执法、监督方面,省水土保持局认真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保持法》,在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将企业开采能源造成环境影响所要的社会成本转化成企业内部成本,建立相应的补偿机制。2008年11月,我省颁布了《煤炭石油天然气资源开采水土流失补偿费征收使用管理办法》,率先在全国建立了水土保持生态补偿机制。开采每吨油收取企业30元钱,一吨煤收7元,一方气收8厘。以这样的收费标准,陕西每年能收到补偿金10个亿。而这10个亿,就由政府用来对开采区进行治理和水土保持。水土保持措施、方案和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验收,这一举措受到水利部的通报表扬并在全国推广。

3、水土保持:生态工程、民生工程、民心工程

记者:成绩不少,那么当前我省水土保持、生态建设是否还存在一些问题?

张秦岭:冷静分析,的确存在。可以概括为“三热、三冷、三矛盾”。即上面热、下面冷;内部热、外面冷;局部热、整体冷。“三矛盾”——水保口号叫得响与社会实际地位低的矛盾;治理任务繁重与实际投入严重不足的矛盾;质量标准要求高与技术理论体系不完善的矛盾。这些矛盾和现象的存在,致使水土流失迟迟得不到彻底的控制,人为水土流失现象还屡禁不止,生态环境总体还比较脆弱,与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要求差距甚远。

记者:也就是说,水土保持是一个全社会的工程,需要所有人的关注、参与,水土保持局肩上的担子还是不轻。

张秦岭:是的。在建设“美丽中国”和“美丽陕西”这一进程中,水土保持工作承担着神圣而艰巨的职责和任务。这就要求我们水保人进一步增强建设生态文明的自豪感与责任感,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和新《水土保持法》,严格按照省十二次党代会的部署,使水保工作更加注重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大局,更加注重服务于民生,更加注重绿色、循环和低碳经济,更加注重可持续理念。同时,要继续实施项目带动战略,高度重视整体规划,不断加大投入力度,扎实推进水土流失治理,持续增强自然修复机能,扎实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改善群众生产生活条件。

下一步,我们要针对全省不同类型的水土流失区域,深入开展水土保持工作。陕北持续抓好淤地坝、国家水土保持重点建设工程,加快能源开发区和多沙粗沙区水土流失治理,减少入黄泥沙,提高生态环境承载力;关中加大渭河流域水土流失治理力度,维护渭河健康安澜,服务“关—天经济区”发展;陕南继续实施丹江口库区及上游水保工程,保护水源区水质,确保“一江清水供京济渭”。

记者:有个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水保工作打交道最多的是土地、是农民,这项工作怎样做才能不仅保得山川秀美,更能惠及民生?

张秦岭:讲个最惊心动魄的例子:2010年7月至8月,我省陕南发生了特大暴雨洪水和严重的滑坡泥石流灾害。水土保持工程尽管遭受到了很大程度损坏,但在缓洪减沙、阻挡泥石流、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中却彰显出了巨大的威力。

记者:具体的事例是否可以讲一个?

张秦岭:当然可以。镇巴县拉溪塘小流域防灾效果就非常明显。特大暴雨发生后,山上冲落的沙石都淤积在早已经建好的坝体内,呈台阶状分布,根本没有发生常见的泥石流和山体滑塌。群众虽然住在帐篷中,但房子其实安然无恙。在村口的工程介绍墙前,群众为这个工程烧了香。很多群众说这是“保命工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记者:确实是个奇迹,看来水土保持真是惠及千秋的宏大工程。

张秦岭:这是一定的。“支持经济,服务民生”,这八字方针我们始终牢记于心中。近年来,我省水土保持工作不断丰富和完善自身内涵,更加注重以人为本、紧贴“三农”,实现了水土保持生态建设与社会经济发展的“双赢”。一方面,依托重点项目,因势利导,帮助群众转变农业生产方式,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发展特色优势产业,促进农民增收。另一方面,以国家专项治理资金作为“药引子”,引导和鼓励民营资本参与水土保持生态建设,使水土保持工程建设由过去主要依靠政府组织,逐步转向了政府倡导、群众自愿、按照市场规律运作的方式,民营水保和大户治理异军突起,当地经济也从中大幅受益。正是因为“支持经济,服务民生”的功能不断增强,项目区的人民群众现在更喜欢将我们的工程,亲切地称为“惠民、富民、为民”的“良心工程”。

记者:那么,水土保持工程,是不是可以总结为“生态工程、民生工程、民心工程”?

张秦岭:对。未来五年,陕西省将治理水土流失面积3.25万平方公里,新修加固淤地坝及拦沙坝4800座;项目区林草覆盖率提高10%以上,水土流失治理程度提高18%,治理区土壤侵蚀量减少70%以上,治理区水土流失侵蚀强度明显降低,生态环境进一步改善,特别是让项目区的一部分人“能富和先富”起来。

记者:由此引申开来,美丽陕西、陕西魅力的远景一定会相当旖旎绰约。

张秦岭: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在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下,我们有信心、有决心、坚持不懈地推进水土保持生态治理工作,努力提高三秦父老的幸福指数。

“欲见山河千里秀,先保大地一寸土”。绿水青山,是我们这项事业成功与否的最直接体现。通过省水保局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的“美丽陕西”生态画卷,正在徐徐拉开。